中國人的生命智慧:必須從痛苦換來?
第 1 頁, 共 4 頁
【超越苦難】



中國人的生命智慧:必須從痛苦換來?

劉帝傑



挫了銳氣

年輕人盛意拳拳、滿腔熱情去追求智慧;然而老師長輩卻冷冷地說:「沒有痛苦,便沒有收穫。」(No pain, no gain)。於是,確信痛苦的必然性,一代接一代不斷朝向痛苦尋覓智慧。縱使生活有一點快意,也不好意思停留太久。趕快把晚餐吃罷、及早把假期放完,繼續走回艱難路途,才似是日常正軌。傳道書作者感慨:「憂愁強如喜笑,…智慧人的心,在遭喪之家。」(傳七3-4)是否成熟智慧,必須從痛苦換來?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日本作家川端康成,其<伊豆舞孃>、<千羽鶴>等名著裡充份表現日本人「感傷的美」。他更以毒氣自盡,以最悲壯方式表達生命智慧。日本人身處火山島國,受地震、颱風等災難威脅,容易從快逝櫻花、武士切腹的悲愴,領會人生智慧。



中國地大物博、風條雨順,令人難以明暸硬要將苦難冠於頭上,倡導「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的標準。中國經歷數千年的戰亂、貧窮、失收;為何不能堅信豐厚資源、強大人口,能帶來民族「無痛」的富強?



莊子分析中國人痛苦的成因,是人為自己戴上枷鎖,傷害了原有的純真天性。他在<秋水篇>說:「牛馬四足,是謂天;落馬首,穿牛鼻,是謂人,故曰:無以人滅天,無以故滅命,無以得殉名,謹守而勿失,是謂反其真。」(註一)將馬去頭、將牛穿鼻,都是逆天性、損生命,帶來人間苦痛的舉動。自古以來,人有意無意締造了一些逆天性的行動,而使他人受秧及。



中國清華大學思想文化研究所副所長,錢遜(名學人錢穆的兒子),與文化更新研究中心院長梁燕城,在<關於重建中國道德倫理的對話>中,進一步道出中國人扭曲成惡的原因。文中:「似乎人類時常都弄些認為好的東西,結果卻令後代因前代所創造的價值而受苦。原本好的東西,在後來扭曲成惡,亦大概是共業與原罪有關的反省。」( 註二)馬克斯主義、文化大革命原初動機都是良好,但結果卻帶來人間痛苦。原因何在?是否與人類原初與終極天性被扭曲有關?



終極動機

誠如諾貝爾文學獎英國作家羅素 (Bertrand Russell),在<知識與智慧>所言:「理性並不足以形成智慧,必須同時具有察覺人類生活終極目的底能力。」( 註三)發掘人終極性行為動機,才易促成智慧。現代人努力研讀、實驗、著作,為要發展人的智慧 。代表性的近作,如麻省理工認知神經科學中心總監,史提分.彭加(Stephen Pinker)的<頭腦如何操作>一書,他認為人智慧是通過後天複雜腦細胞「進化」而來。哲學家對彭氏理論,評為漠視人先天性及終極性的賦予。(註四)



當人在喜氣揚眉、學藝雀躍時,容易視一切美好,包括自己的智慧,都是人一手所創的成果。然而,當人因天災人禍,變得窮途潦倒時,他們便被刺激反思人生意義、生死命局的智慧性問題。是否在人智慧背後,有更睿智的上帝在巧妙安排?其目的又為何?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