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上「主日學」
第 1 頁, 共 2 頁
【主日學教育】

我愛上「主日學」

吳淑玲





教會來了一個新家庭,他們剛從台灣移民至明州。這家庭的孩子喜歡上主日學,之後父母都在子女的催促下來教會,即使是風雪飄飄的冬日。幾個月下來,這對夫婦漸漸習慣了「新教會」,而孩子們也常對未信主的母親說:「在美國,我們最喜歡的就是上主日學。」我的孩子亦在教會裡成長,主日學的老師及小朋友,是他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群。



兒童主日學的由來及發展,有一段令人佩服的故事,追溯到十八世紀的英國。當時,世界經濟非常蕭條,許多中產階級以下的家庭無法供應子女唸書,也無法提供子女良好的教育及關顧;為了三餐,他們必須營營役役地在外工作。甚至讓未成年的孩子淪為廉價童工,在工廠及街頭打零工。許多沒有工作的孩子,更是成群結黨地遊蕩街頭,無所是事,無形中造成了另一個社會隱憂。這時,英國Gloucester雜誌的出版人和記者雷克斯(Robert Raikes 1735-1811),在採訪期間,看到這些學童遊手好閒,虛渡光陰實在可惜。因此決心為他們提供教育機會,於是在一七八○年開始利用主日下午兩點半到五點半,免費招收六至十二歲的兒童,授課內容以聖經為主。一七八三年,他在其主編的雜誌上發表了三年來的主日學經驗,引起了熱烈的反應,有許多教會紛紛響應,並投入「兒

童主日學事工」的行列。因此,英國告士打城的主日學,被公認為主日學運動之始。



至今,主日學成為各教會事工重要的一環,幾乎每間教會都設有兒童主日學。然而,它的目的不應只具有「護幼功能」(Nursery Function),更重要的是生命培育。箴言說:「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我們所撒的福音種子,加上殷勤澆灌,有一天,神會讓他們成長茁壯。要建立良好的兒童主日學,必須要投入許多心力,若主日學教師都有雷克斯的事奉心志,相信今日的兒童事工必大不相同。



有位在美國教會聚會的姊妹感嘆地說:她的教會沒有人看重主日學事工,無論如何呼籲,會眾也沒有人願意委身,或撥時間出來事奉小孩,以致所有的小孩必須與父母一道「坐」禮拜。後來他們為了讓小孩不會在聚會中吵鬧,於是預備了「兒童袋」,袋內裝有蠟筆、紙、和故事書,期望此袋可使孩子安靜地在一旁自得其樂。然而崇拜中一樣是吵雜不安,父母不但不能安靜崇拜、聆聽神的道,兒童更是滿口"Boring"‧‧‧。我聽了,心中感慨萬分。如果教會不注重兒童主日學,也沒有兒童培育事工,怎能培育幼苗的信心呢?!孩子在教會不能得到餵養,日後可能成為上教會的阻礙。



北美有許多移民,特別是加州,近十年來,華人移民急遽加增,教會對第二代產生不少影響。在我所事奉的教會中,有個很特別的現象是:大部份第二代移民子弟不僅資優,而且在屬靈的生命上有很深的基礎,然而,他們的父母卻是一、二十年的慕道友或未信者,總是不辭辛勞地帶孩子到教會參加團契、崇拜及主日學,自己卻一直在門外徘徊,為什麼?因為他們確信在教會長大的孩子不會變壞。的確,教會在信仰、德性上為孩子建立了很好的基礎,以致他們有了正確的人生觀及價值觀,這些信仰根基足以成為他們一生言行的準則。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