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良
第 1 頁, 共 2 頁
【時事論壇】

天良

李永旭



洛杉磯時報最近刊登了不少前總統柯林頓特赦(Pardon)一個逃犯的報導,也提到洛城很多政要領袖為一位販毒犯寫信要求減刑的事。後者包括宗教界領袖Cardinal Roger Mahoney紅衣大主教,前加州眾議院議長、市議員、市長候選人、市區督導等。紅衣主教甚至寫信公開道歉,說他在這件事上有反常例,深表愧歉。



販毒犯的父親是洛城一位在政經界頂活躍的墨裔商人,經常為競選不惜捐贈巨款,因此也結交了不少政壇、宗教界領袖,因而取得門路,甚至影響決策。有的人為毒犯說項減刑時,根本不知道他是何許人,只是還人情債而已;有的人既知來龍去脈,仍不計代價地追求結果。在新任總統就任的當天一月二十日,這位販毒犯就堂堂皇皇地出獄了。



柯林頓先生特赦的這位經濟逃犯已經居留國外十七年,他的犯罪行為涉及與敵國通商、買賣石油、逃了一筆巨稅。柯林頓在卸任前廿四小時內共批准一百七十六件的特赦,但其中四十七件未通過正常管道,意即司法程序處理,甚而有證件不知何在的,上述的例子就是其中之一。這位經濟逃犯的前任太太捐了近半百萬元給柯林頓及其太太紐約州參議員喜萊莉,也捐了上百萬的美金給民主黨總部、總統圖書館之基金等。國會及紐約州檢查官正為此特赦事件進行聽證,是否金錢買了特赦?這是大家所關心也想澄清的事。



除了上述特赦、減刑之外,更報導了前總統及夫人把白宮一些傢俱搬出,視為己有,這也算是前所未有的。諸如此類,您能相信所有參與的人果真如他們所說的,什麼都不知道,也沒什麼違法之舉?有人說柯林頓有品德(Character)的問題,有判斷(Judgement)和界限(Boundary)的問題。有人說他強解好辯(Bend the rule too much),更有人說他利慾薰心,不擇手段!



走筆至此,我想到「良心」這兩個字。聖經提到很多這個詞句,比如保羅說的是非之心(羅二15)、無虧的良心(徒二四16,提前一19,彼前三16、21)、清潔的良心(提後一3,提前三9)等。但我最喜愛的就是希伯來書十章22節所說的「天良」(Conscience),意即「上天給我的良心」。心理學上說超自我(Superego),這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資產,不論出生貴賤,膚色人種,這份寶貝督促、提醒、警戒、堅固、責備你我之思想意念,所作所為。它抬頭時人心向善,安祥和諧,慈愛與公義彰顯;但它被壓抑時,就是「無天良」、「喪盡天良」的時候,人就處心積慮、狡詐多端、窮凶惡極、枉顧王法、殺人不眨眼了。



其實特赦或減刑,是國家元首在法律範圍內擁有的絕對權利,甚至國會、司法部門都不能抵銷否決。出於愛心與公義而給犯人一個重新改過的機會,何嘗不好?豈非一種廣大胸襟的作為?但若其中摻雜著金錢、私益、黨團政治之因素,眛著良心,不經合情、合理、合法的管道進行,那就遭人非議了。而那麼多的政壇、社區領袖,亦或明知底細,勉強說項;或者不明究理,未先明察秋毫,就為人寫信給白宮。我們怎能知道他們的良心的確沒有掙扎過?是真的無辜,或是明知故犯、強詞奪理?這些例子確實暴露了濫用權利與司法漏洞的醜陋一面。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