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給我的女兒,帶我回神的家
第 1 頁, 共 3 頁
【生命彩虹】

神給我的女兒,帶我回神的家       

莊芷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十一日的晚上,一個出生還不到兩個禮拜的小女嬰,身上帶著父母所附的小紙條,被人發現躺在中國廣西桂林市的于山橋下。寒風凜冽,冷冷淒淒,川流不息的車輛呼嘯而過,而這個被父母丟棄的小女嬰,才來世間不久,就孤伶伶的緊握著小拳頭,哭得聲嘶力竭,不知道下一頓奶是誰來餵她呢!



珊蒂一面訴說艾蜜莉被人發現時的情況,一面遞給我那張夾帶在艾蜜莉身上的小紙條。才看到第一句話「因想要一男孩,故將此女丟棄‧‧‧。」我的心頭像被緊緊地揪了一把,頓時眼淚直湧而出。珊蒂也淚眼婆娑的說:「每當想到艾蜜莉的一生中,能擁有她親生父母所給僅有的紀念品,竟然就是這張讓人心酸的紙條,我心裡就難過得不得了。或許就是因為這份心疼,我激勵自己要更加珍惜、疼愛她。」說完,珊蒂與我都哽咽著,誰也說不出話來。



珊蒂是個熱情、大方的典型美國女性,從未結婚,目前在一所公立小學擔任護士。當我問起她是在什麼時候,開始有收養小孩的想法,她露出甜美的笑容說:「說來妳或許不相信,其實我早在少女時代,就有收養亞洲孩子的念頭呢!」



原來那時美國剛決定退出越戰,不但撤回大批美軍,也將不少越南難民及孤兒帶回美國。每當媒體報導這些孤兒們的景況時,她總是邊看邊流淚,並且暗暗下定決心,將來長大結婚以後,即使有了自己的孩子,也要收養可憐的孤兒。



後來她父親的一位好友收養了兩個越南女孩,看到那對夫婦和收養的孩子是那麼的快樂與滿足,讓她更加肯定,收養孩子是一件極有意義的事情。



然而出了校園,進入社會多年,珊蒂卻一直沒有遇見如意郎君,對婚姻也似乎不再存有什麼憧憬。不過一向活潑樂觀的她,依然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多采多姿,除了忙著充實自己外,也經常到各處旅行遊歷。



一天,她的母親突然不經意的說起,最近不少美國家庭收養了來自中國大陸,因一胎化的政策而遭父母拋棄的女嬰。她的母親還提到,有一篇報導說,目前收養中國孤兒的手續費最便宜,並且可以讓合格的單身人士提出申請。



這番茶餘飯後的閒聊,倏地讓珊蒂少女時代的夢想,像風吹落葉般的在心中再次紛飛揚舞起來。原本以為自己沒有婚姻,就不可能有收養孩子的機會,而一向行為規矩的她,也無法接受時下所謂「前衛人士」不婚生子的做法。多年來,收養孩子對她似乎是個遙不可及的夢想,然而在那一刻,她像看到了曙光,看到了希望。



  收養孩子的過程,並沒有想像中的順利,幾經波折之後,珊蒂終於在一九九八年的暑假遠赴中國大陸,千里迢迢的將二十一個月大的艾蜜莉帶回美國,一下子從自由輕鬆的單身女郎,變成了忙碌緊張的單親媽媽。我好奇的問她,角色改變後適應的情況如何?珊蒂說她只是沒有經過懷孕、生產的辛苦,而在生活各方面,也和其他的單親媽媽一樣,有苦有樂,充滿挑戰,並且常常需要自己單獨面對挫折。



「喔?是什麼樣的挫折呢?」我接著問。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