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光」與「燈塔」
第 1 頁, 共 2 頁
【生活拾穗】

「發光」與「燈塔」                莊芷



一踏進麗莎的家,就被掛在客廳牆壁上的幾幅優美又寧靜,並且以燈塔為主題的油畫所吸引。環顧四周時,霍然發現她家所擺設的大小裝飾品,也幾乎都是以燈塔為主。



「看起來妳對『燈塔』似乎情有獨鍾喔!」我忍不住好奇的問。



「大學時代有一年暑假,我找不到好的打工機會,不得不去海邊當燈塔管理員,然而那段日子讓我十分難忘,也改變了我對人生的看法。」麗莎滿面回憶無窮的說。



「是嗎?是因為有什麼奇遇嗎?還是有什麼特別快樂的事發生?」我好奇的問。



麗莎一臉嚴肅的說:「喔!不!正好相反。事實上,那段日子是我所有的打工經驗中,最枯燥、最沉悶、也最沒成就感的,每天要做的事就是按時待在那兒,確定燈塔的燈是亮著的;如果發現了任何狀況,就趕緊通知相關的人來處理。但是,就在那段孤單無聊的日子裡,我卻真真實實的體會到『發光』的重要。」



「是嗎?難道是燈塔所發的光,有什麼與眾不同之處嗎?」我帶著願聞其詳的興緻問著。



於是麗莎打開了話匣子,娓娓說起她生長在基督徒的家庭,可以說是在主日學長大的,所以從小就知道要為神作光、作鹽。她自己也非常喜歡任何可以讓她「發光」的場合。她自小學彈鋼琴、跳芭蕾舞,又天生有副好嗓子,所以每當主日學有什麼大小的表演活動,多才多藝的她總是主角的第一人選,而她也都當仁不讓,從不錯過這些可以「發光」的機會。



逐漸長大後,為主「發光」不但成了她的目標,也幾乎成了她的生活習慣。在她的眼光中,似乎只有可以在人前「發光」的事才值得去做,至於那些清理打掃之類不受人重視的小事,她總是想辦法找藉口推拖婉拒,認為那些事情實在不是才華橫溢如她者的服事。



直到高中時,有一個家庭從別州搬來,到她的教會。他們有個女兒米雪,和麗莎同年,不但人長得漂亮,落落大方,琴藝更是湛精,加上對人和氣有禮,所以很快就得到大家的喜愛。



沒多久,笑容可掬、人見人愛的米雪,逐漸分享及取代了許多原先屬於麗莎「發光」的機會,麗莎慢慢發現自己不再是萬眾注目的焦點,感覺上好像不僅頭頂上的光環褪色,也失去了「發光」的舞台,令她原本對服事的熱誠與動力,一點一點的消失,甚至蕩然無存,後來,竟然連教會也懶得去了。



高中畢業後,麗莎都一直不願回到教會。直到那年暑假,為了賺些零用錢,她到很少人願意去的燈塔打工。在許多個孤獨的晚上,她安靜地望著茫茫大海,也凝視著遠方一隻隻的漁船,就是靠著燈塔所發出的燈光,這些船隻才能慢慢的駛回海港。她突然體會到,自己雖然只是坐在燈塔內,沒有人知道她是誰,但只要她能忠心的盡上應負的責任,保持燈塔的燈光不滅,就可以為許多迷失的人帶來希望,並回到正確的方向。



同時她也發現,雖然沒有人知道她是誰,也從來沒有人向她道謝,或為她鼓掌喝采,但是每天看著隻隻漁船安全回港,知道漁人們可以快樂的回家,她心裡得到的滿足與安慰,及無法言喻的喜悅,卻是前所未有的。
下一頁...